来自 美味 2019-07-23 05:04 的文章

去年她有一名高考成绩足以上清北的学生告诉她报北师大

广州日报:你做了二十多年英语教学,对初中和小学的英语学习有什么提醒?

虽然直到现在总是被高中时代的老师“鄙视”,梁洁文心里却相当强大:“这份职业给我带来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很强。每当学生兴奋地告诉我他被梦想的大学录取,教师节收到满屏满屏的短信,逢年过节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祝福,到波士顿出差有学生开车带着我四处走,还有学生带我吃当地最美味的龙虾大餐,到英国出差,有在剑桥攻读博士的学生领着我爬上圣约翰学院的塔顶欣赏剑河风光……这些桃李满天下的喜悦和幸福是签了多大的单赚了多少的钱都不能比拟的。”

去年她有一名高考成绩足以上清北的学生告诉她报北师大

梁洁文常常提醒学生,“在高中阶段,我们不仅仅是Learn English(学习英语)而是要Study English(研究英语),English study is an art(英语学习是一门艺术)”。她的目标是培养学生“准确、规范、有效、得体地用英语表达”的能力,这需要加入很多文化的内涵与学习力的训练。

其次,要有耐心。不要急于求成。可能很多人觉得上高中后英语进步不明显甚至没什么进步,好像在吃老本。其实,很可能是自己没认真学,或不知道学什么,怎么学。我们从不会说到会说英语,从一个个字“蹦”出来,到说一句流利的话,再到能跟外国人交流,每一个阶段都觉得进步特别大。但高中英语学习的目标是从准确性、规范性、有效性和得体性等方面提升,这就不那么容易看得到的效果了。所以我希望学生们一定要踏踏实实、积极主动地学习,学习来不得半点功利,特别是语言学习,千万不要指望光靠刷题刷出140分,而是要沉下心了,提升语言素养,然后静待花开。

当老师是人生最正确的选择

一个好的老师,还是一个好的心理学家。梁洁文说,因为深圳外国语学校高中部的学生,不少是从初中部升上来的,他们英语基础好,总是有种天然的优越感。遇到这种情况,梁洁文总会不失时机地给他们下马威,告诫他们“火候还不够”,“要走的路还很长”,“因为骄傲是学习的敌人,不能让他们太狂妄”。

梁洁文1996年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语系。那个年代毕业的外语专业的大学生,未来充满了各种可能。学习成绩优秀,领导能力强的梁洁文一直被老师寄予厚望,在大家眼里,她是外交官或女企业家的人设。

梁洁文:首先,要有开放的心态和开阔的视野,要乐于接受一些原来可能不行的东西,主动使用新学的语言知识,积极做出一些改变。我在教学中很遗憾地发现,一些学生上了三年高中,最后写出来的作文,和初中作文没什么区别。

1999年,她第一次给学生讲《新概念英语3》时,对有篇文章中助动词“do”的翻译有疑问,于是在课堂上跟学生一起探讨,讨论结果是要把翻译改过来。几年后这本书改版就印证了她们的看法。那时,已经上了大学的学生打电话兴奋地告诉她这个消息。梁洁文说:“这就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刻之一。”

现在,梁洁文也有一些学生走上了她“这条路”。去年她有一名高考成绩足以上清北的学生告诉她报北师大,“我想成为跟你一样的人”。梁洁文说:“那一刻我泪如泉涌,真的很感动,这是对我最大的认可。”

去年她有一名高考成绩足以上清北的学生告诉她报北师大

教英语是艺术创作

在梁洁文眼里,英语教学是一门艺术,而学生们则是艺术品。二十多年来,她总是极其用心地雕刻、打磨自己的每一件艺术品。

事实上,她对自己也是这样极致的要求。作为全英文授课的老师,皇冠直营网,梁洁文追求在课堂上发音的标准和表达流利、准确。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她都会听英文广播磨耳朵。“看书、看报纸、看小说、看杂志、听广播……”,梁洁文说,一直要保持不断学习的状态,“最近在刷英剧,因为学生们说更喜欢听我的英式发音。学生是上帝啊,他们的需求我必须努力去满足……”

从入行初期开始,梁洁文就开始参与辅导学生参加各级英语演讲竞赛。1999年她与张建军老师共同辅导王婷和陈静芳同学参加全国中学生英语演讲比赛,王婷获得全国高中组总冠军,代表中国中学生参加在伦敦举行的国际英语演讲比赛,陈静芳则获得全国外语学校初中组一等奖。

然而,众人瞩目之下的梁洁文最终选择去当时成立几年时间的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做老师。“几年前,我高中的年级组长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梁洁文,如果当初你听了我的话选择了理科,你就不会只是当一个老师,一定会有辉煌的成就”,梁洁文笑道:“可是我觉得当老师很好啊!像您一样,社会贡献很大呀。”

给自己带的每一届高三学生送考,梁洁文总是充满了仪式感,穿上自己的中式红色婚礼服,“这两年都已经快穿不上了”,梁洁文调皮地笑道,“多一点仪式感是一种心理寄托。如果在一件事情上每方面都考虑到了做到了,心里就踏实。这种积极的心理暗示非常重要,无论结果怎样,也都不会遗憾。学生们会看到,老师为了送考还要穿20年前的衣服,多不容易!老师都这么拼了,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拼啊?老师这么在乎他们,他们怎能不在乎自己呢?”